【社群觀察】有時候灰色地帶不存在!為何 Naz 出任超競學院院長引爭議?

Naz 近日出任「超競學院」院長一職在社群上引起了重大的討論。(圖片:翻攝自ahqeSportsCLUB Twitch頻道)

出了社會的第一關就是明白什麼叫灰色地帶,遇到這種情況時大家通常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當問題挑戰到價值觀的底線,甚至是賴以為生的信念時,保持沉默就是一種錯誤的行為。

 

前幾天看到 ahq e-Sports Club 和莊敬高職、超競三方合力在台灣成立「超競學院」,說實話我感到相當雀躍,近年來在中、韓選手素質日益提升的情況下,台灣也終於「正式」有了自己的選手培育體系,縱使一開始的規模不能像是韓國花費數十年建立的練習生制度那樣的龐大,但再怎樣也是台灣電競里程碑上的重要一步。

 

或許有很多酸民一開始就會唱衰,或許會遭到很多網友鍵盤檢討制度與規劃,但至少我們見證了台灣電競的持續進步,但是就在一切看似正要逐漸步上軌道時,身為「超競學院」最重要的院長一職上竟然會出現這個令人無法想像的名字 ─ 陳添志 Naz。

 

Naz 過去曾經是業界內出了名的代打人士不說,在經歷了一次漂白後(我始終相信只要不是罪無可赦,絕大多數的人都值得一次改過的機會),Naz 成為了職業選手,並信誓旦旦的當面告訴大家代打是不對的行為,自己當上了職業選手後不會再從事代打行業,可是然後呢?

 

褪下了職業選手的光環後立刻重操舊業,再度加入代打行業不說,甚至廣泛的呼朋引伴,創立代打工作室,過去承諾廣大電競迷的「永不代打」瞬間便拋到腦後,這種有錢賺守法、沒錢賺不甩的做法是我們期望下一代年輕選手吸收到的東西嗎?更不用說私下參與國際賭盤並公開推廣的個人行徑。

 

在這裡,我想要闡述一下自己對於代打這個行業的觀點,在台灣電競業的草創初期,有很多夢想成為職業選手的玩家因為體制尚未成熟,在補助與津貼甚至是薪水都尚未明朗的情況下只能靠著自己的專長代打過日,期望著有一天能夠進入職業隊展露頭角,那時候甚至連進入職業隊也並非生活穩定的保證,在這樣的時期下代打或許是種為了生存而選擇的手段。

 

對於曾經代打過的人我沒有抱持著任何的成見,隨著近年電競產業逐漸成熟,選手待遇有所增長下,代打問題也在後來逐漸浮上檯面,身為《英雄聯盟》東南亞代理商的 Garena 更一度針對職業選手過去曾有的代打行為進行究責,雖然有部分責罰不免讓人覺得從輕發落,但是於情、於理上縱使無法讓玩家選擇「原諒」,但至少也能夠有所「體諒」。

 

那麼再回到問題的癥結點,社群上有如此多反對 Naz 出任「超競學院」院長的聲量,真的僅是因為「代打」事件嗎?還是這種屢次「假從良、真賺錢」的態度才是最令社群大眾所不齒的?

 

如同先前所述,每個行業終究有他的「灰色地帶」存在,很多事情我們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求「皇城之內的和氣」,但是當這些事物浮上檯面,試圖挑戰一個行業所能忍受的道德「底線」時,事情便只剩下黑白之分。

 

ahq「超競學院」的構想將來勢必會帶給台灣電競圈一波全新的改革,但若起步就在師資的操守上做出如此大的讓步,甚至是讓一個最不適合擔任教職的人冠以教育體系的院長之名,那麼台灣電競終究會是個笑話,講到這裡我不禁懷疑過去台灣選手們曾打下的榮譽與驕傲是否真的在這座島上存在過?

 

最後我必須要說,我十分支持 ahq 成立「超競學院」,但是我反對 Naz 出任學院院長一職。

 

筆者在《上報》擔任遊戲欄目編輯。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片

【嫣兒】ADC基本功-走A! 想成為走A怪看這邊囉
【嫣兒】AD觀念學:教你用小兵換雙方差距!
【英雄聯盟】Albee 嫣兒 ─ 柔伊本人現身

實況推薦

粉絲團推薦

韓服版本動態